• 本月热门标签:
  • 汽车

当前位置: 瓦房店今日新闻 > 汽车 >

东风出行志愿者在城市穿梭的同时

2020-02-04 12:23 - 查看: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周菊 这些天我都不敢晚上给爸妈打电话或者视频,万一他们发现我没有和老婆孩子住一起,肯定会觉得奇怪,他们年纪大了我不想让他们再为我担心。38岁的黄欣来自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周菊 “这些天我都不敢晚上给爸妈打电话或者视频,万一他们发现我没有和老婆孩子住一起,肯定会觉得奇怪,他们年纪大了我不想让他们再为我担心。”38岁的黄欣来自东风出行,东风风行是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东风汽车)旗下的一家出行服务公司。

  黄欣原是公司的管理人员,但在公司大年初二发出抗疫“征集令”后,他立即报名,成为了一名志愿者司机,负责在疫情期间为医护人员和社区居民提供出行服务。因为担心自己可能在接送乘客过程中被感染牵连家人,他从家里搬出来,住进了单身宿舍,每天吃泡面。

  黄欣参与的这项志愿者征集由东风出行在1月26日发起的。随着武汉市区机动车禁行,东风出行在1月24日成立的300名专职司机应急车队已经不足以满足激增的出行需求,因此公司开始在所有员工中征集志愿者。

  黄欣负责的社区位于汉阳区五玉里社区,这是一个老旧小区,包括6个小区,一共有两千多位住户。除了接送往返的医护人员,老旧小区中有许多独居老人,在公交系统停运后基础生活难以保障。这种情况下,黄欣等4位社区司机师傅几乎要包揽老人买菜、买药、打针等所有需求,甚至修理油烟机。

  “我们不接发热的乘客,但为了减少感染风险,志愿者都需要穿防护服。当时(组建车队)命令下得急,加上武汉封城封路,公司采买的防护服无法收货,情急之下,公司向神龙等兄弟公司借出几百套汽车工厂涂装车间的防护服,司机师傅们才得以上路。”黄欣对经济观察报网记者表示。后来随着物资供陆续应,司机们才穿上了正规的医用防护服。

  后来,黄欣的母亲还是在几天前知道了儿子的行踪。“她在一个公众号上看到我们公司在征集志愿者,问我有没有报名,在50个志愿者手印里面看到了我的,她说她很欣慰,她为我感到骄傲!”但黄欣说,其实他80多岁的母亲只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做好事,至于他做具体做什么以及危险性如何并不了解。黄欣选择没有告诉她。

  “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我们的城市生病了,我必须要为它做点什么。身为央企东风汽车的一员,我认为我有这种责任。”黄欣说。而像黄欣一样,穿行在武汉近千名的志愿者司机,只是东风汽车在肺炎抗击战中的一个缩影,东风公司从上到下都在行动。

  身处疫情中心的东风汽车受到多重压力,首先其在湖北各市布局的企业运营均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但在自身艰难抗疫的同时,东风在这次武汉疫情中扛起了作为央企的责任。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公布疫情信息,虽病例总数不多,但总部位于武汉的东风汽车开始对此保持高度关注和敏感。2020年1月5日,东风汽车向武汉地区有关单位发布预警,提醒做好防范和应对工作。

  1月20日,疫情集中爆发前几日,东风汽车建立“日报告、零报告”制度,要求各单位每日定时向公司总部上报有关情况。1月21日,集团召开专题会议,并决定在武汉地区各单位启动应急机制。1月22日,国资委印发紧急通知,要求中央企业积极行动、全力以赴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一声令下,从集团到地方这家央企展开了全面的疫情抗击战。

  1月23日,武汉“封城”,家在长春的东风汽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竺延风便坚定地留在武汉。竺延风坐镇,调动全集团资源,全力支持武汉抗击疫情。竺延风在1月23日主持召开两次专题会议,对防疫工作进行全面安排和部署,立下军令状,要求全集团“全力支持配合湖北省切实防止疫情扩散蔓延”。

  会议上,东风汽车集团迅速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其中,竺延风和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李绍烛任指挥长,集团10个相关职能部门和机构及各二级单位为成员单位,明确相关职责,负责公司总体疫情防控及应急处置工作。

  伴随疫情发展,防护物资开始出现短缺,1月23日晚,东风汽车紧急决定向武汉市慈善总会捐赠1000万元,成为第一个向疫区捐款的车企。

  1月24日,武汉暂停网约车业务,东风出行紧急协调各方资源,从神龙公司借调防护服,速组建起300人的应急车队。1月26日,武汉市区机动车禁行,运力吃紧,东风出行发出志愿者征集令,组建1000名志愿者出行队伍。

  “竺延风董事长打来电话说,有什么事找公司办公室,再不行就直接找他。他还说,一定要不折不扣地执行政府指令,能做的尽量做,即使有些费用政府现在没法出,集团也可以出。”东风畅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立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1月26日,救治物资进一步告急,东风汽车又分别向十堰市、襄阳市各捐款1000万元,同时旗下东风有限、东风本田各向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捐款300万元,累计捐款3600万元,为车企物资形式捐款中额度最高。

  与此同时,东风旗下各个子公司也迅速展开了行动。在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极度紧缺的情况下,东风零部件向国药东风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捐赠医用口罩10000只;东风商用车、东风越野、东风特种商用车向国药东风捐赠400套防护服,900个护目镜;东风小康、东风零部件向十堰市防控指挥部捐赠300套防护服、200个护目镜;东风小康捐赠价值500万元车辆。

  目前,东风出行志愿者在城市穿梭的同时,上百名东风轻卡司机也正不计报酬地加入志愿者行列,成立了抗击肺炎志愿者团队,向政府制定地点运送口罩、隔离防护服风医疗用品。

  “十堰是东风公司的发源地,襄阳是东风公司重要的生产基地,武汉是东风公司总部及旗下部分企业所在地。全力驰援湖北,共同抗击疫情,是东风公司义不容辞的责任。”东风公司在疫情期间表示。

  身处疫情旋涡的东风汽车,毫无疑问将是此次受影响最大的车企。资料显示,东风汽车旗下多家子公司总部及多家工厂均坐落于武汉,如神龙汽车、东风乘用车,东风本田、东风雷诺等。此外,东风汽车还在襄阳、十堰三大基地及随州、钟祥、丹江口、黄冈等地拥有多家专用车、改装车、零部件、原材料等相关上下游企业,目前均面临因疫情未得到控制无法开工的情况。

  目前,东风汽车旗下子公司陆续发布推迟开工的消息。2月1日,神龙汽车宣布,为加强疫情防控、保障员工生命安全,神龙公司正式复工时间将不早于2月13日24时,这与湖北市的复工时间规定相同。而早在湖北市发布最早开工时间以前的1月25日,东风商用车就已发布紧急通告表示,为预防疫情输入以及传播风险,适时调整生产经营计划,下属各单位延迟节后生产启动时间。

  此外,据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东风乘用车也早已推迟开工时间,具体时间待定。另外除了整车生产企业,东风旗下还有多家零部件企业,也面临因疫情延缓生产困境,需集团统筹安排,满足后续生产的需求。业内预计,疫情的持续很将给东风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带来一定不利影响。

  虽然推迟了复工时间,但据悉东风部分子公司如东风乘用车等已经开始网络居家办公,保障公司有序运营。集团层面,东风公司正稳妥做好节后生产准备工作,统筹考虑外出员工节后返岗、供应商经销商及物流公司的资源保障、上班后员工的防护等问题,稳妥制定节后开展生产经营的工作方案。

  而对于在武汉地区的员工,东风汽车在疫情开始时就发出了不离开武汉的倡议,并取消各种线下活动或会议,同时开展疫情防控等知识的宣传解读,引导员工加强自我防护。对于PSA将在武汉工作的38名外籍人士及其家人调回本国的决定,东风汽车予以配合,双方表示将采取适当措施照顾好合资公司员工。

  2019年,东风汽车集团累计销售290万辆,同比均下降4%。但自去年下半年开始,东风旗下自主板块增长已经开始由负转正,持续向好。与此同时,随着东风汽车与PSA新联盟协议的签署及“元计划”系列措施的实施,神龙汽车也有望实现“筑底回升”,2020年被认为将是东风汽车的关键发展时期。但突然爆发的肺炎疫情导致的延时复工为其生产带来了一些不利影响,东风将继续负重前行。

上一篇:上一篇:无法将成本和精力全都投入其中           下一篇:下一篇:某电商平台在一次发布会上宣布